男人越爱你会有生理反应

来源:岳塘新闻网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男人越爱你会有生理反应剧情介绍

【大纪元2021年03月04日讯】家家住别墅、户户开豪车、人均存款上百万、教育医疗不要钱,这说的就是中共号称“ 天下第一村 ”的 华西村 。在90年代,江苏华西村就成了中共宣传的中国首富村,被当作了“ 社会主义 新农村”的典型。华西村表现的有多财大气粗呢?在村里的五星级酒店里,有一只镇楼的大金牛,是用1吨的黄金打造的。1999年8月,华西村A股股票在深交所上市,成为了“中国农村第一股”。
然而,现在的 华西村 却成了一个笑话,或者说是一个被揭穿的谎话。几天前,江苏江阴的华西村,传出因亏欠400亿巨债而濒临破产,当地大批村民排长队冒雨取钱,而华西集团的入股分红也从30%变成了0.5%。
一度风光无限的华西村,如今为什么沦落到了濒临破产的境地?而这个“ 社会主义 新农村”衰落,是必然的吗?
华西村位于江苏江阴市,之所以能成为“ 天下第一村 ”,离不开管理村庄40多年的村书记 吴仁宝 。这个颇有点传奇色彩的吴仁宝,眼界开阔,思想灵活,在2005年时,还成为了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人物。
还是文革刚开始的前几年,1969年,吴仁宝就领着村里人在芦苇荡里悄悄办起了五金加工厂,这在当时可是有着巨大的风险的,因为是“走资本主义道路”。随后,吴仁宝又陆续办起了农具厂、编织厂等七八个小厂。到了1976年时,华西村的工业副业产值已经达到了28.2万元,这个数字放到现在,应该相当于几千万。
到了1978年底,中共要改革开放了,大批村庄开始“分田到户”,但吴仁宝认为,土地有限,分到每个人手里的都很少,就办不了什么大事了,工业才能致富,让华西村保持了集体经济方式。
1992年,邓小平南巡讲话,吴仁宝分析市场很快会掀起一轮发展大潮,原材料价格必涨,于是,华西村购买上万吨钢坯、上千吨铝锭,把仓库全堆满。很快,原材料大涨数倍,让华西村赚了一个亿。
1985年时,吴仁宝鼓励村民每人拿出2,000元入股,由村委会统筹安排到各个企业,企业赚钱,村民分红。1994年,拥有45家企业的华西村组建了华西集团。1999年,中国农村第一股——“华西村”A股股票在深圳上市。
截至2016年一季度,华西集团控制的旗下公司达到208家,遍布钢铁、纺织、化纤、有色金属、建材、旅游、商贸、航运等。不过,在当时,泡沫化也已经显现,华西股份的总资产接近550亿元,而总负债也接近390亿元,资产负债率接近70%。
吴仁宝在华西村当了40多年的村书记,之所以能屹立不倒,被一些人认为是因为他能“两头保持一致”,对下面的人,吴仁宝不断满足他们的需求,而且总是比村外面的世界超前;而对上面,他也有着高度的政治敏感,总能最先感受到政治风向。
80年代开始,吴仁宝就创立了一种“二八开”和“一三三三”的华西村分配方式。所谓“二八开”,是指企业完成集团公司年初制定的目标后超额盈利的部分,20%留在企业投入再生产,80%用作奖金分配;奖金分配遵循“一三三三”原则,10%奖给厂长,30%奖给厂经营班子,30%奖给职工,结余的30%留在企业作为公共积累。
此外,华西村民的收入由“工资+奖金+福利”构成,奖金实际上并不发给职工,而作为股金投入企业,第二年开始按股分红。时间越久,股金分红越多。
华西村通过这套“少分配、多积累,少拿现金、多入股”的特殊分配制度,把分配到个人手上的大量经济剩余又重新投入了生产。
也因此,华西村的村民富在表面上,看账面人人有钱,但是村民们每年的分红,只有大约5%是以现金的形式发放,而其余都是以各种福利、或入股的形式放在集体中。
大陆媒体曾在2018年报导说,华西集体所有占股比例大约四分之三,村民个人占股比例大约是四分之一。
在中共的宣传中,富起来的华西村成了新农村的典型,这也让很多人羡慕起华西村的幸福生活,但是,媒体上报出来的消息却显示,华西村的村民是没有自由的。
比如,房子统一分配,小车统一分配,但是,产权是属于村里的,钱从个人留在集体的账上扣。
如果村民要使用自己股金中的钱,必须向村委会提出申请,经村委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支取。村民除了有限的零花钱,其它开销都要村里批准才能拨款。甚至村民的零花钱,也是发华西村的代金券,只能在华西村办的商店里用。
此外,华西村民只能在华西村工作,每天除了上班,还得天天晚上开会洗脑。如果谁想做点小生意,哪怕开个小卖部也是不允许的,你要这样做,那就把你一脚踢出华西村。
村民和企业里的工人几乎没有节假日,六日也要上班,假期只有新年两天,村民外出要向工厂请假。村民被集中管理,严禁与外来人接触,连出入村子都要请示。
华西村的村民子女上学确实是不花钱,从小学到大学,甚至是出国留学,但是,必须回到华西村工作。如果不回华西,那么,你的全家在华西就没有好日子过了,没有好的工程分配给你,村里的所有优惠都没有你的份,年终分配自然也少得可怜。
这么一讲,可能有人会说,这也太不自由了,那就离开吧。但是,你想离开华西村也不是容易的,首先必须给你算一笔账,这一算下来没有哪一家人不欠个村里几十万的,这样你还走得了吗?
从2001年开始,华西村搞了“一分五统”的新举措,逐步纳入了周边的20个自然村,组成了一面积35平方公里、人口超3.5万人的大华西村。华西村也由此构建了一个“三重世界”。
“一分”,是指村企分开;“五统”,是指经济统一管理、劳动力统一安排、福利统一发放、村建统一规划、干部统一使用。
这时的“大华西”有了13个村子,这些村子分别被划分为“钱庄”、“粮仓”和“天堂”。其中,划分为“钱庄”的村子担负全村经济重任;“粮仓”是发展旅游业和满足粮食自给自足;“天堂”就是为老百姓建房子,然而,“天堂”不属于所有人。
在华西村的“天堂”,本地村民住在西式独栋别墅,而别墅区后的居民楼区则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。这就是华西村的三重世界,中心村、周边村和外来工。
“天堂”的别墅一幢幢的整齐划一,有去参观过的朋友说,那些住宅看着真吓人,远看就跟骨灰堂里摆得整整齐齐的骨灰一样瘆人,远处的塔,也跟陵园里的镇邪宝塔一样阴气森森。
并入华西村的周边村民得到了少量的租金和福利,但是其土地上的大笔收益,全都成了华西村的集体财产。因此,这个并村计划也一直存在争议,有些人就认为,这是对其它村子的非法侵占。
这时的华西村,已俨然成了独立王国,这个富给人看的首富村,因为营造的“社会主义公有制”和所谓“共同富裕”,既符合中共宣称的社会主义理论,又符合当时的中共“和谐社会”理论,因此被中共塑造成了新农村楷模。
很多人不知道,华西村在北京有一间南苑宾馆,这间宾馆其实质是华西村接触中央高层领导,进行拉关系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据点。在这里,吴仁宝靠着一个个拉来的高层关系,不断地搞到了许许多多国家分配的资源,像是钢材等,然后再通过倒卖资源大赚了很多钱。
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,吴仁宝第二天就向无锡市委申请了1,000万元贷款。这1,000万元的贷款,那个年代的普通企业是难以想像的。在这一年上马的、贷款6,000多万元的线材厂,从国有企业上海钢铁二厂得到了一批廉价的设备和原料,这是华西集体工业大发展的标志。
华西村的宝昌化纤厂也以一个村的名义,突破烟草专卖的政策壁垒,申请到华西烟的品牌。
在吴仁宝的灵活大脑和新农村的盛名之下,喜好“政绩工程”的中共地方官僚对华西村是偏爱有加,也让华西村轻松享有了很多经济特权,而这也成了华西村无法复制的造富模式,但是这种“政治资源的转换”,却缺少市场竞争力,随着政治资源的耗散、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,华西村的企业只能走向日益衰败。
在2013年3月,吴仁宝因肺癌死亡,但他却留下了一个以家族统治的“天下第一村”。而这个村子,也被认为是中共国的缩影。
报导出的资料显示,吴仁宝4个儿子可以支配的资金占到了华西村总量的90.7%,而村民们的收入也有很明显的差距,村领导、干部、和村民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能从几万到几十万,甚至更多。
在华西村党委的50多人中,以吴家为核心的圈子达到36人。吴仁宝的4个儿子、1个女儿,及其多名家族成员都曾经担任、或者是现任的华西村中共党委干部,他的4个儿子同时兼任华西村房地产、旅游、餐饮等多家公司的负责人。难怪一直有人质疑,吴仁宝在搞“家天下”。
早在2007年,就有大陆撰稿人写过一篇文章《天下第一村的秘密》,揭示这个标榜以“毛泽东思想”为意识形态指导、打着“公有制”的旗号建立起来的“华西模式”,其实只是个人极权、家族控制和世袭制结合起来制造的一个“骗局”。
其实,除了华西村这个第一村之外,还有文革时代的小靳庄、大寨,改革开放初期的大邱庄都曾经是中国的“第一村”,这些所谓的“第一村”们都曾经被中共树立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村,但是,短暂的热闹后,最终也都成了一场不得不散场的戏。
策划:许巧茹、宇文铭 主播:蔚然 撰文:李松筠、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男人越爱你会有生理反应 Copyright © 2020

南京江宁大学城快餐 南充怎样找附近卖的学生 南宁唐山路多少钱一次 哪里需要做鸭的求联系方式 男人性天堂
男友要我陪他多人运动 南昌如何找大学生 南京江宁大学城300一晚 南昌顺外路鸡店多少钱 陌陌上的女的真的好睡